《太皇太后她只想看戏》作者冯夷 全文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太皇太后她只想看戏

小说:古代言情-智力

作者:冯夷

简介:(无CP)穿越成为皇后第三天,皇帝死了,当朝首辅找来了皇帝的侄孙子做新帝。蒋杉一夜之间连升两级,成了太皇太后。新帝带来了两个妈,还没进宫就为谁住东边谁住西边吵了起来。后来新帝的大小老婆来来去去、手段用尽。代代新人拍旧浪,还总有些不长眼的想拉她下水。  对此,蒋杉冷笑,想拿我当枪使,做梦。吃别人剥好的瓜子才是太皇太后该干的事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注:不是什么正经文,快跑!

角色:

太皇太后她只想看戏

《太皇太后她只想看戏》第1章 皇上殡天啦免费阅读

二月十八,黑云压城,星月无光,满城鸟雀乱飞,宜送葬。

蒋杉站在勤政殿侧殿的美人图屏风旁,半低着眼睛看着趴在地上的唱念作佳的白胡子老头,疯狂在原主的记忆里搜寻这人和他后面更远一点位置的人都是谁。

是的,原主。

蒋杉,女,生在春风里长在红旗下的大好青年一枚,辛辛苦苦寒窗十九载,好不容易攒够了中英文论文顺利从学校毕业。

满心期待的准备迈出校门直面社会的毒打,结果乐极生悲,在离校前的最后一天,大早上从宿舍上铺大头着地摔了下去,哐一下迎来了穿越的重锤。

等她好不容易接受现实,努力消化了一下原主的记忆。顿时无语凝噎,一时间分不清自己和原主哪个更倒霉蛋一点。

原主,女,二十三岁,也姓蒋,国公之后,梁朝现任皇帝三书六礼从皇宫大门抬进来的原配皇后。

可惜拿的是老公宠妾灭妻剧本。

从十七岁进宫第一天开始,六年间皇帝换了八波宠妃,每一个都跟她打擂台。偏皇帝一边给宠妃架秧子,一边馋皇后的管理能力,原主高烧不退都逼着她起来处理宫务。

作为剥削阶级可太称职了。

现任宠妃郑氏,目前职位正三品婕妤,两年前应诏进宫,沉寂两个月后异军突起,一口气干掉三个前辈,于上月工作业绩取得重大突破。

郑姬生下了皇帝的第一个孩子。

鬼知道皇帝大小老婆一堆,七年才有一个女儿是怎么回事。

不过狗皇帝喜不自胜,顶着瓢泼大雨跑来找原主,要她从病床上爬起来为长女举办一个盛大而豪奢、又不失典雅与品味的满月仪式,顺便准备郑姬的封贵妃典礼。

原主实在忍无可忍,两人大吵一架,皇帝气鼓鼓的绿着一张脸甩手就走,原主被气的病情加重,当晚芯子就换成了蒋杉。

蒋杉在床上躺了三天,努力和原主的记忆融合,可惜有一部分记忆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感觉不到。

不过意外之喜是她好像还保存了一部分原主的行为习惯,基本可以保证她不会因为习惯有异而穿帮。

接着蒋杉调动了自己脑细胞库存,把之前玩过的绿光游戏和那些年N刷的宫斗剧,比如“太医和皇帝的三个女人”“批量撞脸引发的血案”“勇敢璎珞向前冲”“在线等很急,我小老婆爱上了我的大老婆我该怎么办”等等,全回忆了一遍。

拿出当年写文献综述的态度,努力总结出若干指导方案和重要知识点,摩拳擦掌准备爬起来会一会狗皇帝和他的宠妃们,至少要保证她能平安混成太后。

她没什么大志向,来都来了,只要不用看别人脸色,最好还能时不时有几个瓜吃就好了。

结果在吃晚膳的时候,蒋杉再一次对“计划赶不上变化”有了深刻认知。

她本来还在犹豫是先吃清蒸鱼还是竹笋蘑菇,或者说来口鸡汤。

凤仪宫总管王德福带着勤政殿内监泰瑞宝一把鼻涕一把泪冲了进来,张口就是一句:

“娘娘!不好啦!皇上殡天啦!”

蒋杉:“……”等等,你说啥?再说一遍?

还是大宫女银朱靠谱,见她半天不说话,担心自家娘娘欢喜傻了,一时反应不过来,赶忙放下择菜的镂空象牙雕花筷子,赶过来扶着蒋杉,顺便把她手里的鎏金梅花勺放下。

“娘娘!皇上殡天,您纵是再伤心也要保重身子啊!”

“一应事务还要您做主呢!”

一边说一边悄悄的扯蒋杉的袖子。

蒋杉回过神,在心里默默给这姑娘比个大拇指,勉强把自己的语气调到了不可置信,对泰瑞宝呵斥道:“大胆奴才!竟然敢诅咒皇上!”

泰瑞宝连连叩头:“娘娘!这等大事奴才如何敢胡说啊!陛下他是真的去了……”

蒋杉说:“到底怎么回事,皇上是怎么去的?你仔细说说。”

泰瑞宝一张脸被眼泪糊的像个花猫,忙擦了擦眼泪回道:“陛下今早便觉得有些不适,只略用了些点心,后半晌在御书房召见内阁几位大人商讨朝政,谁曾想,谁曾想说到一半陛下忽然一头从上首栽了下来。”

“召来太医一看,已是龙驭上宾了!”

他虽然怕的直发抖,说话倒还是清楚。原主记忆里,这人是勤政殿的二把手,一向和凤仪宫走的很近,互利互惠,算是半个自己人。

蒋杉深吸一口气,手心里都是汗:“那太医有没有说,皇上是怎么去的?”

泰瑞宝连忙摇头:“奴才无能,太医来了之后,南总管便命人把勤政殿服侍的人都拘起来,御书房里除了几位大人,就只有南总管在里面伺候着”。

“后来太医说了什么,奴才也不知道。”

南博宛是勤政殿的大总管,和狗皇帝从小一起长大,深得信任。明面上,他和各宫都没什么牵扯。

泰瑞宝又接着说:“后来奴才瞅见,禁军今日当值的将军也来了,还有人拿了牌子出城去召御林军,奴才见势不对,怕于娘娘有碍,便偷偷溜出来,来报娘娘了!”

凤仪宫中人人脸色白的像纸,都看着蒋杉,在等她做决定。有胆小的已经发起抖来,甚至还有两个瘫在了地上。

蒋杉当机立断:“藤黄,你把咱们宫里的人都聚起来,全部召到侧殿去,不许走动也不许跟着裹乱。”

“银朱,江福海,你们跟着我去勤政殿。”

藤黄大惊失色:“娘娘,您现在要到前头去?现在前头一定乱的很,国公爷现在不在京里,您若是有个闪失该怎么办?”

银朱拉住了她,示意她闭嘴。

蒋杉和银朱对视一眼,知道这丫头素来聪颖又有决断,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。

若是真有人图谋不轨,风仪宫的宫门根本挡不住什么,一个训练有素的军士两脚就能踹开,到时候她们一宫老弱妇孺能顶什么用?

不过是多几刀少几刀的事。

与其躲在里面自欺欺人,不如主动出击,也好先看看外面的情况,早做打算。

而且,一来靖国公——蒋杉现在这具身体的亲哥,现在人在边地,手握重兵。老靖国公虽然去了,但生前也是戎马一生,各地都有旧部。

这是她最大的底气。

其次,狗皇帝没儿子,他的兄弟只剩下了一个远在封地、双腿俱残的齐王。下一任皇帝怕是要从几个宗室远亲里面选。到时候选谁不选谁,只怕人头都要打成狗脑子。

蒋杉作为大行皇帝的皇后,是一块十分好用的活招牌。

由她出面宣布首肯的下一任皇帝人选,天然带着“名正言顺”,阻力会小很多。

相信他们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。

蒋杉决定趁自己还没过气,去和那些人谈谈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冯夷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rong818.com/xiaoshuo/16408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